“车王“舒马赫和他伟大的对手们系列(四)米卡·哈基宁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驾驶的艺术”,作者系本人Roberto Drizzle

1969年1月3日,一代车王舒马赫出生于德国科蓬。在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中,总共拿下7个世界冠军、91个分站冠军,68个杆位、77个最快圈速。








2013年12月30日,车王在法国南部Grenoble的滑雪场滑雪时不慎撞伤头部,陷入严重昏迷。经及时的手术抢救,车王保住了生命。今年,我们敬爱的舒米50岁了。如今他已脱离昏迷,他和我们车迷的心一直系在一起。

 

《驾驶的艺术》将和大家一起回顾舒马赫职业生涯中遇到的八个伟大对手,回顾舒马赫与这些伟大对手之间精彩的超车和缠斗,共同回首那个时代的精彩。

 

这一期,我们来回顾舒马赫职业里遇到的最大对手——芬兰飞人,The FlyingFinn, 米卡.哈基宁(Mika Hakkinen)

 

如果说舒马赫第一次退役前的比赛经历是一段交响乐,那么与“芬兰飞人”哈基宁争斗的98-00赛季,一定是这曲交响乐中最华丽、最高潮的篇章。

 

米卡·哈基宁(MikaHakkinen),1968年9月28日生于芬兰Vantaa。从5岁起,哈基宁就开始接触卡丁车。经历了13年的卡丁车生涯,哈基宁于1987年加入北欧福特方程式,并拿下了全年赛季总冠军。1989年,哈基宁进入英国F3,并于1990赛季,在英国F3的17站比赛中拿到十场胜利,夺得该年度总冠军。在职业生涯早期,哈基宁可谓是一帆风顺,几乎被所有车队看好。

 

直到1990年11月的澳门东望洋F3,他遇到了一生的宿敌,当年德国F3系列赛总冠军——迈克尔·舒马赫。

 




在澳门大奖赛第二回合的最后一圈,驾驶Reynard底盘,大众引擎赛车的舒马赫,领先驾驶Ralt赛车底盘,本田-无限引擎赛车的哈基宁。两人第一次在赛道上发生了擦枪走火。

 


“我对于他做的很失望——当你在接近150mph时发生事故,这很令人惊讶。我很惊讶他会变线。我知道我有机会超越,但他内线关门。我想我差点死掉。”——米卡·哈基宁

 

这两位伟大的车手都在1991赛季进入F1,他们注定是一对逃不掉的宿敌。

 

1991赛季,哈基宁加盟了走向衰败的莲花车队。这一年,他们的赛车比其他赛车超重50KG,相当于1-1.5 秒/圈的差距。哈基宁全年仅仅在伊莫拉拿到2分。1992赛季,莲花赛车相比91年有了一定起色,芬兰人立刻展现了自身的实力,全年共拿下14分,仅次于三大车队威廉姆斯、迈凯伦、贝纳通的两位车手及法拉利车队的阿莱西,位列积分榜第八位。

 

1993赛季,罗恩·丹尼斯签下了哈基宁,作为当年迈凯伦车队的试车手。当年第14站,迈凯伦解雇了当时表现不佳的Michael Andretti。哈基宁一登场,就给了全世界一个巨大惊喜——他竟然在排位赛中战胜了“车神”塞纳!要知道当时塞纳已经连续18个月没有在排位赛中输给过队友了。而在正赛中,哈基宁在跟随阿莱西时因为线路尝试过于激进,压到了赛道外侧的路肩而失控退赛。不过罗恩·丹尼斯相信,这位芬兰飞人将是塞纳离去后的答案。

 

不过后几个赛季,麦克拉伦赛车陷入低谷,甚至连竞争分站冠军的实力都不具备。哈基宁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年时期的对手舒马赫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把自己越甩越远。95年的阿德莱德,哈基宁在练习赛中发生严重撞车。当时他颅骨骨折,内出血并吞噬自己的舌头,导致气管被阻,生命危在旦夕!F1医疗代表沃特金森博士,果断在赛道边对他进行的气管切开手术,终于保住了米卡的生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基宁终于在1998年等来了一辆好车。天才设计师纽维从威廉姆斯加盟迈凯伦,MP4-13赛车在赛季初期一圈可以比其他赛车快近2秒!虽然之后因为FIA发现了迈凯伦赛车拥有刹车双踏板技术,并将其封禁,但毫无疑问,这仍然是当年整体设计最平衡,性能最强的赛车。不过,舒马赫当时也达到了个人能力的最巅峰,一次又一次在赛道上驾驶着“左右摇摆”的F300赛车,死死咬住麦克拉伦双雄。在那一年,哈基宁和舒马赫从赛季中期的比赛开始,每一站都为了战胜对方拼尽了全力。

 

英国银石站,舒马赫最擅长的雨战,依靠安全车的帮助,舒马赫在比赛最后阶段咬上了哈基宁,并迫使哈基宁犯错赢得比赛。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比赛最终舒马赫是在维修区里冲过终点线拿到冠军的。

 


奥地利A1环,舒马赫一上来就对哈基宁发动疯狂的进攻,哈基宁防守无懈可击,最终舒马赫在劳达弯出弯走大,损伤了赛车前定风翼。哈基宁胜。

 




比利时斯帕,第二次的重新发车,舒马赫在一号弯外线挂到哈基宁,导致哈基宁赛车打转横在赛道中央,被后方赶来的赫伯特撞个正着。


当然这一场最终的故事,是由哈基宁的队友DC决定的,上一篇已经提到。

 

意大利蒙扎,法拉利主场。库特哈德在领先位置爆缸,哈基宁见势松了油门,但后面的舒马赫看准机会,在De la Roggia组合弯,利用不同走线的出弯速度优势,在Lesmo弯前完成了对芬兰人的超越。

 


完成了仅有的一次进站后,哈基宁对舒马赫拼命追赶,但他超越了赛车的极限,最终在De la Roggia组合弯滑了出去,损伤了赛车,最终仅获得第四名。而法拉利,则在意大利主场包揽了1-2.

 

来到赛季倒数第二站之前,舒马赫和哈基宁积分打平。在纽伯格林,两辆赛车实力极为接近。法拉利、迈凯伦两支车队机关算尽,舒马赫、哈基宁两位车手每一圈、每个弯都拼到了极限。最终,哈基宁顶住了舒马赫和法拉利车队两次进站翻身策略,抢得了价值千金的总冠军天王山。

 

在日本铃鹿,舒马赫因为电子系统故障落到最后发车,比赛半程追回第三位后又因爆胎退赛。最终,哈基宁令人信服地拿下了1998赛季年度总冠军。

 

1999赛季,虽然舒马赫因为中途受伤,早早脱离了总冠军争夺,但哈基宁的表现同样难以令人满意,尤其是在意大利的两站伊莫拉和蒙扎,连续两次在遥遥领先时,因为自身失误白白损失20个积分。不过最后一站,哈基宁通过一次漂亮的发车超越舒马赫,粉碎了法拉利寄希望舒马赫压制哈基宁,帮助队友埃尔文夺冠的计划。哈基宁再一次拿到了赛季总冠军。

 

进入2000赛季,哈基宁遭遇开门黑,连续两站因为赛车故障退赛,而舒马赫开季豪取30分。虽然在英国和西班牙,麦克拉伦追回了一些分数,但在纽伯格林,舒马赫再次展现了技高一筹的实力——在天空开始下起毛毛雨的路况下,迅速超越了驾驶略有保守的哈基宁,在家乡拿到了冠军。

 


不过之后,剧情再一次转折,舒马赫在法国、奥地利、德国三连退,积分一下子被哈基宁反超了。麦克拉伦赛车也开始展现出了性能优势。终于,在比利时斯帕,两人在赛道上的决斗进入了最高潮!

 

比赛还剩4圈,舒马赫领先,但由于法拉利赛车采用的雨地调校,导致哈基宁手握近20KM/H的尾速优势。面对来势汹汹的银剑战车,舒马赫再度祭出“向死而生”的防守策略——一如十年前的澳门东望洋。


又过了一圈,在同样的Kemmel大直道,利用BAR车队宗塔让车的一瞬间,哈基宁突袭宗塔右侧,“绕过”了舒马赫的防守,夺回了领先的位置。这一次,哈基宁赢了,他终于了结了10年前撞车的恩怨。这就是著名的“世纪超车”!


如果没有宗塔,倒数第四圈的那一幕会不会再连续发生三次?比赛结束后,哈基宁来到舒马赫身旁,以一种很“哈基宁”的表达方式,用手势告诉他,这个防守动作是非常危险的。

 


不过回看那次防守,定格瞬间来看,舒马赫竟然做得如此完美,在300km/h的速度下,刚刚好给哈基宁留了一个微小,但必须减速的空间。


这就是高手间的较量,令人叹为观止!

 

原本很多人以为,经过这次“世纪超车”,哈基宁将奔向他的第三个WDC总冠军,但谁也没想到,法拉利通过日日夜夜的升级研发,以及费奥拉诺、穆杰罗两条赛道的无休止测试,终于得到了回报。虽然只够舒马赫勉强压住麦克拉伦双雄一点点,但这足以成为决定性的胜负手。舒马赫在2000赛季最后四站连下四城,终于击败了10年的老对手米卡·哈基宁。

 

加盟法拉利五年,经历两次争冠失败,一次断腿受伤,舒马赫终于击败了横亘在自己身前三年的哈基宁+纽维组合。攀过了银色的雪域山峰,之后迎接他的则是一片红色坦途。

2001赛季第五站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此前哈基宁已经落后舒马赫22分,而在这一场里,哈基宁回到了从前,和舒马赫在赛道上互飙圈速,并通过进站策略来到了领先。

 

最后一圈了,过了一号弯,哈基宁突然慢了下来,梅赛德斯奔驰引擎突然失去动力,半圈以后,蓝烟冒出。哈基宁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显示——再送舒马赫一个冠军,积分落后32分。

 

芬兰飞人明白,2001赛季争冠之路已经结束了,自己或许也该歇歇了。

 

在之后的银石,芬兰飞人归来,在赛道上超越了舒马赫,令人信服拿下冠军。

在赛季倒数第二站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哈基宁再下一城,拿到了职业生涯第20个,也是最后一个分站冠军

 

最后一站日本铃鹿,在比赛倒数第三圈,排在第三位的哈基宁慢了下来,队友库特哈德来到第三,最终哈基宁以第四完赛。虽然哈基宁自己没有说,但围场里的人基本都明白,这是哈基宁还给队友的“人情”——库特哈德曾在97年赫雷兹、98年澳大利亚连续让出两个分站冠军。

 

本来,哈基宁可以在“谢幕战”和老对手舒马赫一同登台,共同洒香槟,共同让数千媒体记者合影,但他却选择静静离开。这就是芬兰飞人米卡·哈基宁,他不在乎虚名,不在乎镁光灯下的聚焦,他只在乎作为一个纯粹的车手,公平的打败其他人,拿下冠军!

米卡哈基宁是我职业生涯的最佳对手,这是由于他的素质。但我对他的最大敬意是我们有100%的场内争夺,同时在场下有纪律的准则,我们互相都很尊敬对方,并让彼此过着很平静的生活。”——by 迈克尔·舒马赫

 

这就是当年的F1,也是韬哥刚刚被这项运动吸引的时刻。那个年代,F1比赛与现在有着完全截然不同的吸引点——可以进站加油、可以自由选择轮胎,因而每站比赛,车队需要把一切有利、不利的因素机关算尽,制定最完善的比赛策略。舒马赫和哈基宁,这两位伟大的车手在赛道上表现出的速度如此接近,以至于双方都游走在赛车极限失控的边缘。有很多场比赛,两人一直会在距离2秒以内进行持续拉锯,却看起来一点都不无聊,甚至看得手心冒汗。因为这样的比赛,每一个弯、每一次进站,甚至每一辆慢车都是胜负点,一个0.1秒的损失很可能就导致比赛结果的翻转。法拉利和迈凯伦,从赛道,到P房,再到车队工厂,每一个细微的环节,都在无时无刻地延续激烈的竞争,胜负就在一线间。那时候的F1,是高科技团队运动最好的诠释!

 

舒马赫不会回来了,哈基宁也不会回来了。他们的争斗,与嘹亮高亢的V10自然吸气引擎声一起,成为了F1永恒的历史记忆。




















车王舒马赫伟大对手之 米卡·哈基宁能力评价:

速度:⭐️⭐️⭐️⭐️⭐️

攻击能力:⭐️⭐️⭐️⭐️⭐️

防守能力:⭐️⭐️⭐️⭐️

话题性:⭐️⭐️⭐️⭐️⭐️

 

下一期,韬哥将带大家回顾舒马赫与哥伦比亚人蒙托亚在赛道上发生的经典故事。敬请期待!

 

赛车分析、车辆评测、公路驾驶心得

和老司机学开车,让汽车成为你的好朋友,好伙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驾驶的艺术”